第1章

福利: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608066754”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红包加倍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

书名:伴读守则/登天子堂

作者:溪畔茶

新文案:

展见星考科举的初衷很简单,她不想再受欺负了。

底层百姓向上的路那么窄,那么难,但是再难,她想试一试。

……

另一版文案:

平民少女展见星的发迹之路,始于成为代王府王孙的伴读。

这位有着最冷酷心机和最天真心肠的王孙渐渐地,

对展见星生出了些不可说的心思。

——————————————

王孙亲笔撰写《伴读守则》:

一、我的伴读,就是我的。

二、我的伴读,他欠我一个妹妹。

三、我的伴读,我想看几眼,就看几眼。

四、待定中……

CP:正直清正VS狂野忠贞,做官搞事谈恋爱(*  ̄3)(ε ̄ *)

旧文案:

展见星考科举的初衷很简单,她不想再受欺负了。

底层百姓向上的路那么窄,那么难,但是再难,她想试一试。

……

展见星的发迹之路,始于成为代王府王孙的伴读。

若干年后,这位王孙对展见星生出了些不可说的心思。

被狠狠地冷酷地拒绝。

王府下人悄悄议论,王孙最心腹的大太监出头训斥:“都闭嘴,哪怕展大人把王爷的心挖了,他也是王爷的心肝,有你们什么事儿?”

不巧被已经成为王爷的王孙听见,王爷琢磨了一下,觉得略失颜面,去找到他的“心肝”,加以威胁:“你再不给我一点甜头,我就——”

展见星(疑问地):“哦?”

王爷用力地说出了下半句:“我就生气了!”

展见星(冷漠地):“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科举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见星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初冬,寅末时分。

天色黑漆漆的,街道上静寂无人,这个时辰,大部分人家都还沉睡在香甜的梦乡里。

但也有一些人家,已经开始为生计忙活起来了。

蜡烛燃起,半旧门板间透出昏黄微暖的光,小小的一家沿街店铺里,青衣妇人挥汗如雨,用力揉搓着案板上的一大坨面团。

柔软的面团在枯燥的揉搓中渐渐变得有劲道,变圆,又变长,最后被揪成一个个小儿拳头般大小的面坨,整齐地摆到案板上。

此时吱呀一声,后门发出轻轻的响动,一个身形瘦削、看去年仅十一二岁的小少年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了进来。

妇人见到他,手中活计不停,口里忙道:“星儿,你怎地又起来了?娘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白日念书辛苦,早上该多睡一会儿。”

少年展见星只是笑了笑,脚步不停地走到案板前,拿起一个揪好的面坨按开摊平,一边利落地往里填着菜馅,一边笑道:“娘,我不困,这时候安静,我背书还更容易,我现在心里默背着书呢,娘自管忙,莫要吵我。”

妇人又急,又欣慰孩子心疼她,总找许多借口早起来帮她,再要说话,又怕真的吵着了展见星背书,只得带笑无奈地叹了口气,埋头整治起剩下的大半面团来。

铺子里各样动静响着,案板轻微的咯吱声,灶上大锅热水将要煮沸的咕噜声,一个个带馅的不带馅的馒头自展见星手下成形,和着满屋烟火气,充实又饱满。

妇人手里的活终于完了,站过来接手了捏馒头的活,她的动作要更为娴熟,展见星顺势让开,到灶台那里揭开锅盖看了看水,见已经滚起水泡来,便将锅盖放过一边,另去拿了几格竹制的笼屉,把先前捏好的馒头一个个放到里面,然后要端去大锅上。

妇人一直留意着,此时忙道:“星儿,放下我来,那水滚开,仔细烫着你。”

展见星毕竟年小力薄,听了便不逞强,由妇人来将满当当的笼屉捧去蒸起。

第一批馒头将要出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终于蒙蒙亮了些。

展见星走到门边去,抽开门闩,将半旧的门板一块块卸下,搬去外面墙边放好。

他的年纪还介于孩童和少年之间,身形又不似一般男孩虎实,身上穿着的蓝色棉布袍子都显得有点空荡,卸门板的活计对他来说也不轻松,但家里没个成年男人,寡母稚子,只得学着早早当家罢了。

长街上飘荡着薄雾,冬日空气沁凉,展见星乍从铺子里出来,不由抱着手臂打了个寒颤,但同时头脑也为之一清。

他站在街边伸展了一下胳膊,对面是家卖油的铺子,一个二十来岁的后生也正往外卸着门板,见到他,笑道:“星哥儿,又起来帮你娘做活啦?”

展见星对着外人在表情上要淡漠不少,不怎么笑,但也有礼貌,点头应一声:“陈大哥早。”

就小跑回铺子里继续往外搬出桌凳等物。

“这念了书的后生仔就是不一样,一些儿顽皮劲没有,又稳重又勤快。”卖油铺子里的后生娘子走出来,一边往外泼洗脸水一边赞了一声。

“那咱爹要送二弟去学堂你还不乐意。”

“呸,你弟弟是那块料吗?”后生娘子不客气地转头翻了个白眼,“小弟和人家星哥儿一年生的,这会儿还在被窝里赖着吧?就这懒怠劲儿,也好意思说去学堂,趁早别浪费钱了!”

就在小夫妻俩的两句争嘴中,又有三两家铺子叮叮咣咣地卸起门板来,街头薄雾间也渐渐出现了行人,整条街从沉夜中苏醒了过来。

展家馒头铺的生意也开始了,这么大早,主要做的都是些左邻右舍的熟人生意,展见星和母亲徐氏其实不是本地人,只有展父是,但展父前年一病没了,为了让展父落叶归根,徐氏带着展见星千里扶棺来到了这大同县,将展父下葬后,一边守孝一边盘了这个小店铺起早贪黑地做起生意来,邻居们见母子俩不容易,加上展家的馒头便宜又实惠,便常来照顾。徐氏与展见星的日子虽因家中缺乏顶梁柱而过得颇为辛苦,倒也磕绊着熬了下来。

日头渐渐升起,展家第一批摆出来的五六十个馒头卖得很顺利,对面铺子的小陈掌柜也来买了四个,笼屉里的馒头一个个减少,换回叮叮当当的一枚枚铜钱,徐氏心中高兴,转头见到展见星坐在铺子门边的一张小板凳上,鼓着腮,认真地举着一个大馒头吃着,更高兴了,又慈爱地劝他:“星儿,慢些吃,天还早呢。不着急去学堂。”

展见星唔嗯了一声,埋头继续吃着。

“徐家姐姐。”

身后有人相唤,徐氏以为是要买馒头的主顾,忙转回头,却见摊前站立的是个使赭布包头的妇人,三十出头的年纪,手里抱着个娃娃,娃娃很乖地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呦,是张家妹妹,快坐,可吃了吗?”徐氏忙着招呼起来,又是搬凳子又是拿大碗倒了热热的茶水来。

展见星也站起来,过来见礼:“张婶婶。”

“星哥儿真懂事,我瞧着,似乎比上回见又高了些。”

徐氏笑:“是高了点。这孩子不肯长肉,个儿倒不比别人长得慢。”

“长个儿好,男孩子都是这样,先长个,再长肉,要是倒过来才不好呢。”妇人张氏附和着,神色间却有些心不在焉,展见星看出她似乎存了话想说,主动伸手:“婶婶和娘说话,我来抱一会儿苗苗。”

普通百姓家的孩子没那么金贵,大人忙生计,展见星这样的大孩子帮忙带一带底下的弟妹是常事,张氏抱了这么久的娃手也酸了,就笑着顺势递出去。

两岁左右的女娃娃睡得呼呼的,但递出去的过程里,徐氏留意到孩子的脸色红得似乎有些过头,一惊,道:“苗苗怎么了,可是病了?”

张氏叹了口气:“是呢。昨天她哥哥领她出去玩,摔了一跤,皮肉倒没伤着,可是摔水沟里去了,沾了冷水,回来就发起热来。村子里找余婆开了点草药,吃了也不管用,我怕孩子烧出毛病来,不敢耽搁,大半夜求人套了车往城里赶,谁知这孩子倒会折腾人,进了城刚寻着大夫,她又好了,大夫看了说不用开药,回去捂着好好睡一觉就行了,白闹得家里人仰马翻的。”

徐氏安慰她:“宁可是白折腾一场,孩子没事最要紧。”

张氏点头:“也是这个话。”

她说着,扭头看了下展见星,见他退回了铺子里,坐着抱着苗苗,稳当当的,便放心转回来,凑近了一点道:“徐姐姐,我进城来,趁便也有个话告诉你。你们展家族里那边,又出坏水了。”

徐氏脸色白了一白:“他们还想怎么样?我和星儿都不回去了,自己在城里找食吃,又不耗费他们一文,难道还不足意?”

“可不是还不足意,”张氏说道,话语间有些气愤,“他们姓展的,除了大姐夫外,再没一个好人。我前儿听见人议论,说展家大房和三房在那里捣鼓,算着你快出孝了,要替你再寻个人家。”

徐氏脸色更白:“我早说了我不再嫁,只守着把星儿养大,他们——欺人太甚!”

“我听他们说的可不像话,不但要你改嫁,还想着把星儿弄回去,说大姐夫这么多年都在外头,家里田地全是他们叔伯操持,星哥儿如今大了,能做些事了,该回去帮忙才是。”

说到改嫁徐氏还能撑住,但听见那些如狼似虎的亲戚竟连展见星都惦记上了,就气得浑身发抖了:“田地是他们操持,可出的粮食也都是他们把着,我们一粒米也没吃他们的,如今想把我星儿当牛马使唤,休想!逼急了我,我上县衙敲鼓去!”

张氏道:“徐姐姐,我说与你,你心里有个数就好了。依我的主意,快过年了,你寻个借口,这个年索性别回去过了,虽说到时候离你出孝还有四五个月,可就那些不讲究的,谁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来,把你扣下,直接找个老光棍卖了都有可能。你不如就在县里呆着,好歹县衙、府衙两层官老爷在上,他们要干这不要脸的事,也得掂量掂量。”

徐氏平复了一下心情,连忙点头,道:“好,张家妹妹,这可多亏你了。我都不知该怎么谢你,若不是你来和我报这个信,我和星儿不知得吃他们多大的亏。”

张氏道:“不过两句话,哪里值得什么。别说徐姐姐你为人好,就是不好,为着我大姐,我也不能叫他们称心。”

她毕竟是带孩子进城看病来的,身上有事,话带到了,就说要走,徐氏忙忙使油纸硬包了四个大馒头,又找块布头打了个小包袱,张氏推辞了一下,没推辞掉,也就收了,抱回孩子,胳膊上挎着馒头走了。

展见星走到徐氏旁边,表情很淡薄,眼底压着冷冷的怒意。

他离张氏有一点距离,但张氏说的话,他大半也听见了。

张氏的几个称呼听上去有点奇怪,又是“大姐”又是“大姐夫”的,因为当日展父在家时,先娶过一房原配妻子,就是张氏的姐姐大张氏,大张氏早殁,展父离开家去了南边,在南边做小生意时才续娶了徐氏。

大张氏无子,活着时不讨婆婆喜欢,又被妯娌排挤欺负,在展家很受过些罪,展父对她心中有愧,后来人离了乡,每年四时八节还一直记得给她烧些香火纸钱,临终前并嘱咐展见星,叫他以后祭父的时候也顺便祭一祭大张氏。徐氏遵着亡夫遗言,来到大同后带着展见星去过张家,将这件事告诉给了张家人,让他们不用担心女儿在地底下会饿肚子的意思。

张家人见到他们,知道了展父跑到外地又好好娶妻生子起来,本来心中有怨,但听见这个话,又回转来,觉得展父还算是有些良心,哭了一场,待徐氏和展见星倒是很好,留了他们吃饭。此后近两年间时有来往,听到展家族里又出了什么坏点子,张家人也愿意来给徐氏报个信。

“娘,不必和他们生气,我们横竖在城里,不回去就是了。”展见星绷着脸,说了一句。

展氏一族生活在大同县辖下杜庄乡的常胜堡村里,安葬展父那会儿,徐氏母子也在那里住过一阵,很快因为跟展家大房三房的矛盾而住不下去,避居到了城里,不想,他们竟不死心,如今又逼了上来。

徐氏勉强笑了笑:“星儿,你说的是。”

到底有些心神不宁,寡母带弱子,在这世道太艰难了。幸亏星儿是这个样,若是——

“跑,快跑!”

“关门,关门,快关门!”

“——代王来了!”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嚷自长街一头响起,瞬间整条街兵荒马乱,行人跑的跑,店家关门的关门,徐氏是外地人,来此的时间不算很长,不解这叫嚷的含义,慌乱又茫然,连声道:“怎么了?怎么了?难道是鞑靼人打进来了?”

大同是边镇不错,也是重镇,朝廷在这里陈了许多兵马,照理不该打进城来呀?

对面的小陈娘子见她糊涂,一边帮着小陈掌柜咣咣地上门板,一边大声道:“徐嫂子,比鞑靼人可怕,快关门罢,回头再告诉你!”

“哦,哦!”

徐氏答应着,展见星暂停了去上学,一起帮忙把家什往铺子里收拾起来。

☆、第2章

为了方便做生意,展家馒头铺的馒头在铺子里蒸制,但卖的时候会把摊位摆到门前来,徐氏反应慢了一点,加上要收拾的零碎东西又多,等到那一波人潮过来的时候,就没来得及收拾干净,门板也没上齐。

那波人很显眼,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清场了一样,还来不及跑掉的行人拼命往路边躲,似乎连一根头发丝都怕与他们沾着。

要说行在路当中的这十来个人,看上去也没甚可怕,一般的鼻子眼睛,有老还有少,里面又分了点阶层,最前列最当中的四五个人穿着要更为鲜亮一点,为首的是个胖乎乎的老头,浓眉大眼,不过眼下有些青黑,眼神也有点颓然,他晃着膀子,步子迈得很大,几步迈到了展家馒头铺这里,见到竹匾里还有几个没收拾回去的馒头,抬手就抓了一个。

他身后的三四个人嘻嘻笑着,有样学样,挨个也去抓了个馒头,抓完大摇大摆地继续往前走,徐氏目瞪口呆,不敢阻拦,展见星心中不服,想追上去理论,徐氏忙把他抓住:“星儿,忍一忍算了!”

她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但从这出行的气派看,显然不是一般人家——便是一般人家,他们这两个人又怎惹得起那么一大帮子?

展见星被母亲抓着不好动弹,恼怒地握紧了拳头。那些馒头好多是他一个一个辛苦捏出来的,这些人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行事,简直与抢匪无异!

大概他的目光怒火太重了,那伙人里其中一个若有所觉,斜过一点身子扭头看了回来。

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少年,与展见星差不多大的样子,他目光跟展见星对上,没有一点当街抢劫的羞愧,眼底漠然,只是勾了勾嘴角。

少年本身眉眼浓黑,鼻梁高挺,是挺堂皇的相貌,这一笑却是邪气毕露,又似带了些挑衅,气得展见星瞪着他,咬牙低声骂了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

抢馒头的几人组合有点奇特,像是一家老少齐齐出动,后面跟的则是奴仆之流,所以展见星有此语。

“嘘!”徐氏怕那些人听见,回来找麻烦,唬得忙把展见星嘴巴捂住。

好在还算太平,没有人折返回来,只是这些人一点不知道爱惜粮食,其中有两人大约觉得馒头难吃,咬了一口,就随手扔到了地下。

徐氏看着好好的馒头在地上滚了两圈,就变得灰扑扑的,心疼地抽了口气,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揽着展见星缩在铺子边上,眼见他们渐渐走远,才松下心弦来。

对面的小陈娘子也悄悄探出头来看,直到那些人走出老远了,才敢出来,小跑着到馒头铺前,对着徐氏道:“徐嫂子,算你运气好了,你可知道这些人是谁?”

徐氏茫然摇头:“先前好像听见人叫嚷,说什么大王的——”

“不是大王,是代王,就是镇守在我们大同城的代王。”小陈娘子纠正。

这一说,徐氏恍然大悟了,太/祖爷打下了江山,分封诸子,几大边关重镇里都分了儿子镇守,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

大同这里,就是代王。只是这代王府却与别处有些不同,代王朱樨是太/祖第十三子,脾气十分暴躁,为此曾犯过被削过一回王爵,后来先帝登位,才把王爵还给了他,但代王的老脾气非但没改,还变本加厉起来,当街抢个馒头什么是最不值一提的小事,这位王爷还有一个吓人的爱好,带着子孙横行街市,袖里藏锤,看见哪个路人不顺眼,就照脑袋给他一下——小陈娘子说徐氏运气好,就是为此,被抢几个馒头比起被敲破脑袋乃至丢掉性命是好多了。

代王这样的行径,直是拿百姓当畜生取乐,本地官员参劾他的奏本一本本向京城飞去,这回连赐还他王爵的先帝也受不了了,不好自打脸再贬他一回,但先帝也不是软弱性子,发起恼来更狠,直接下诏令把代王府圈禁了。

这一圈就是八年。

大同百姓终于过上了太平日子,随着时日推转,一年年过去,代王府始终高墙矗立,朱门紧闭,百姓们渐渐忘了头顶上还压了这么尊恶佛,到徐氏来此落脚时,日常还会提起代王的人已经很少了。

如今听说竟是他,徐氏害怕里又生出纳闷来,道:“陈家娘子,不是说代王在先帝爷手里被圈了吗?怎么还能出现在大街上?”

这个问题小陈娘子也回答不上来,不过,有人能。

三五个身着青衣的衙门皂隶从门前匆匆跑过,小陈娘子是本地人,正好认得其中一个,就拉住了问道:“龚大哥,你可知道代王爷一家怎么出来了?我们才见他从这里路过,都吓了一跳。”

福利: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646015214”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红包加倍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 下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