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泰国异闻录 作者:羊行屮

编辑推荐

泰国是一个历史悠久、颇具传奇色彩的国家。早在公元第十三世纪末,泰国史上的第一位最英明的国王——盂莱大帝,就在目前泰国北部的清莱与清迈一带建立了一个繁荣的社会。羊行中编著的《泰国异闻录》讲述了留学生姜南前往泰国留学时遇到的一系列奇遇,先是同行的伙伴无故缺席,然后在飞机上又遇到一位神秘女孩,到达泰国之后,南瓜又被卷入了同学之间的争斗,最后为了解开谜团,他不得不跟着室友走入原始森林,探访隐藏千年的神秘部落…这是一部揭秘泰国神秘文化的特色小说,也是一本泰国版的《聊斋志异》,在为读者讲述独具暹罗特色的民间故事的同时,也将为读者展现出一幅从未展开过的泰国隐秘历史画卷。

内容简介

泰国,古称“暹罗”,是一个充满着神秘色彩的古老国度。

南瓜和月饼二人为完成学业,远赴遥远的泰国留学。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他们还没来得及享受美好的留学生活,便被卷入了一桩匪夷所思的事件中:飞机上覆盖着美丽皮囊的人皮蛊女、留学生宿舍里若隐若现的蛇灵、旅途里中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古老村寨中的双头蛇神…南瓜和月饼为了探寻事件的真相,足迹踏遍泰国全境,更加深入地了解了泰国亘古流传的一个个凄美传说。譬如至今依然让人谈之色变的"鬼妻"娜娜、轰动一时的"旅游大巴空车案"…随着一桩桩诡异故事的展开,南瓜和月饼将面临怎样的险境,这个古老的东方小国,是否能向世人揭下最神秘的面纱?

作者简介

羊行中,本名姜波,山东东营人,己未年羊年羊月出生。屮,音同“彻”,草木刚长出来的意思,取“草木欣欣向荣”之意。他生性好舞文弄墨,性格爽朗,为人仗义,已经出版作品《异行诡闻录》等。“异域密码”首发作品《泰国异闻录》上市之后,作者因其无与伦比的亲和力和影响力,被众粉丝们亲切地称为“羊叔”。

前言

我曾经作为交流学生,在泰国学习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经历了无数次恐怖诡异的事情,彻底推翻了我曾经坚定信仰的无神论。泰国为什么信奉佛教?为什么泰国总是与蛇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降头术到底是什么?古蔓童真的是用死去的婴儿炼制的么?摆放在许多寺庙里的瓶瓶罐罐里,到底是供奉的香油…还是尸油?

我的经历,或许能找到答案!

每当夜深人静时,这些可怕的记忆如同邪灵钻入大脑,刺痛神经,让我无法入眠!我只能在守着苍白色的电脑屏幕,对着键盘一个字一个字敲击出来。

我所写的一切,也许只是我的幻觉,也许是真实的,我无法去下定义。因为我不知道作为交流学生,到底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

或许,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暗中操纵着我的人生!

这只是我诡异一生的开始!

这只是——

开始!

引子 人皮风筝

坐上飞往泰国的飞机,恐高的我清晰地感受到机舱地板把我向上顶,重心却不停向下坠的落差感,不由有些头晕目眩。

伴随着飞机的呼啸声,这架巨大的银鸟终于载着乘客们穿越云层,在距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平稳的向泰国飞去。隔着舷窗,我看到一片片曾经遥不可及的云朵就在身下,突然想到自己正在距离地面万米的高空,如果飞机失事,整个人会被摔得四分五裂,不由打了个冷战,连忙收回思绪。

本来还有一个朋友是和我一起去泰国学习,不过说好了在飞机场见面,但是他却没有来,打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看着飞机就要起飞,说不得只好先上了机,心中未免有些失落…

我微微闭目,忐忑的的构思着此次为期一年的泰国学习。这个神秘而又透着浓郁佛教色彩的国家,时尚和落后,财富和贫穷,毒品与人妖其妙的交织在同一个国度,让我不由神往起来,手心甚至都兴奋的有些冒汗。

“第一次去泰国?”坐在我身边的漂亮女孩用不太流利的汉语问道。

上飞机是我就注意到这个不但漂亮,而且透着高贵气质的女孩。古铜色的健康肤色,略有些棕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垂落在高耸的胸前。一双晶亮的大眼睛镶嵌在俊俏的瓜子脸上,秀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红润的樱桃小嘴,最妙的是笑起来左脸颊还有一枚小小的梨涡,与白瓷般的牙齿相映成辉。当她坐在我身边时,我心脏竟然不争气得狠命跳动了几下。只是我偷偷瞥见她的眼睛时,却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我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既然这个女孩主动搭讪,我也不好意思装作没听见,再说我本来也想找机会套近乎来着,于是便忙不迭的点着头。

女孩很热情的笑着:“去泰国哪里?”

我觉得脸滚烫,心说这个女孩气场真强,嘴里结结巴巴道:“清迈。”

“哦?”女孩眉毛扬了扬,有些兴奋的说道,“正好同路呢,我也是去清迈。”

这种突如其来的巧合让我更是浮想联翩,正搜肠刮肚准备组织几个比较合适的句子,女孩突然又说道:“清迈有许多传说呢,你知道么?”

我被通知去泰国做交流学生后,曾经恶补了许多泰国的知识(说来惭愧,基本都是百度了许多泰国的灵异鬼故事和鬼片做为教材),倒是对泰国的传说也有一些了解,不过女孩这么问,我也没有敢随随便便回答,万一说的不对岂不是很没面子。

女孩看上去谈兴甚浓,兴致勃勃道:“清迈最著名的传说就是人皮风筝的传说。想听么?”

人皮风筝?

光听这个名字就让胆子不大的我就脊梁一阵发寒,但是当着女孩面,却又不能露怯,于是便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以下是女孩的叙述——

清迈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最早称为兰纳。早在13世纪,孟莱王就定都于此,以后长期成为兰纳泰王国的都城。

据说,孟莱王生性变态残暴,用尽一切能够想到的手段折磨虐杀对战俘和犯人。比如用钉子在脑门凿个洞,往里面灌入滚烫的热油;挖下人的眼珠,在血淋淋的眼眶里养上一堆苍蝇蛆;用烧的通红的铁丝传入耳朵,在从另外一边穿出…

(女孩说到这里,我脑补着画面,倒是没觉得特别恐怖,只觉得无比恶心…实在想不出这么漂亮的女孩竟然能这样若无其事的把这些讲出来。)

终于有一天,孟莱王所有的酷刑都尝试遍了,再也没有新鲜花样,于是整天闷闷不乐。

暴君身边自然少不了谗臣和小人。见到孟莱王因为找不到新的虐杀方法而郁郁寡欢,这些人意识到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便绞尽脑汁想着各种变态的杀人方法。

终于有个叫卡迪的谗臣想出了个点子:他做了十个特殊的竹签,放在巨大的桶里。清迈家家户户都要抽签,抽中签的人家要奉献上一个年轻子女,绑在皇宫门前暴晒三天三夜,同时用烈火烘烤。等到体内的水分和油脂都烤干并且皮肤松弛时,在额头拽起褶皱的皮肤,不停地灌入润滑的松油,把人皮与身体撑开分离,由后脑沿着脊椎用刀划下,整张人皮就能完整的被剥下来。

人皮经过烘焙、脱水、碾平,成了薄薄的一层半透明人皮,再制做成风筝,由抽中签的十家放飞,谁家的风筝飞得最低,那一家就会被用各种酷刑虐杀。

而剥皮、加工、制成风筝的过程,必须由子女的父亲来亲手完成!

孟莱王听到这个主意,大呼过瘾,重赏了那名谗臣,立刻在清迈下了这道命令!

这个命令一颁布,全清迈人民自然怨声哀道,纷纷逃亡,又被追兵追上,拴在马后面生生拖回清迈游街示众,直到被拖得血肉模糊,翻绽的血肉里面裹着黑色的泥土,气绝而亡为止。全国各地也出现了少数的暴动,但是都被孟莱王强大的武力镇压下去,起义的人死法更是惨不忍睹!

武力是最好的信仰!渐渐地,清迈家家户户都接受了这个残酷的法令,只有在心里暗暗对着佛祖祈祷:不要抽中那十个竹签就好!

抽签那天,自然是万家欢乐十家愁,没有抽中的欢天喜地,高高兴兴地回家了。而抽中的那几家,有的当时放声大哭,有的则傻了,有的却疯了似的大笑起来…而最无巧不巧的是,当桶里还剩两根竹签时,第十个竹签还没有出现,当在场的所有人看到剩下来的两人时,不禁都唏嘘起来。

这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孤儿。男的叫拓凯,女的叫秀珠,自幼青梅竹马,拓凯被称为全清迈最英俊的男子,而秀珠是全清迈最美丽的女子!

再过几天,就是他们成亲的日子。许多善良的人不禁为这对情侣潸然落泪!

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高台上监督的馋官,脸上却浮现起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拓凯和秀珠知道两人中必有一人要死,被制成恐怖的人皮风筝,自然相拥而泣。拓凯哭的甚至比秀珠还要凄惨,倒是秀珠要坚强一些,抹了把眼泪,对着拓凯说了句“来生相见!”便要去抽决定生死的那根签。

拓凯猛地拽住了秀珠,抢在秀珠前头抽了签,跑上高台交到馋官手里。

馋官拿着手里的竹签看了一会儿,宣布拓凯没有抽中,而最后一个要被制作成人皮风筝的,是秀珠!

女孩说到这里,那双幽幽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笑得很灿烂地问道:“知道后面的故事么?”

我被女孩盯得没来由打了个冷战,通体寒冷,只觉得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在飞机上听到这么虐心的故事显然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偏偏这个传说让我听得又很入迷,听到女孩这么问,我认真想了想:“他们殉情了?”

“没有!”女孩的声音空洞而悲伤,“拓凯娶了馋臣的女儿?”

“什么?”我失声说道。听到这里,我曾设想了无数个结局,唯独没有想到真正的结局竟然会是这样的!

“没想到吧?”女孩轻轻叹息道,“馋官的女儿,是一个怪胎!”

以下是女孩的叙述——

馋官的妻子是他的表妹,他们生下的女儿,据说在出生时就把接生婆吓疯了。谁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但是据后来仆人说,那个女孩生下来的时候,有一只眼睛,就被额头上多长出来的一块红紫色的肉坨遮挡住了,她下巴尖的异常,而且只有半边脑袋,后脑像被刀削似的整整齐齐平着长下来,左手臂与躯干被一层薄膜紧紧粘着,双腿像海豚下体一样是个圆滚滚的肉条,全身长满了细细碎碎的鳞片,活脱脱像一条变种的蛇。

据说馋官当时大怒,就想把这个怪胎杀掉!可是毕竟是母亲心头掉下来的肉,妻子苦苦哀求,说既然是佛祖让她降生到这里,就有她的道理。

于是那个女孩像狗一样被关在屋子里,不能见人,每天只有母亲给她送饭,她只能隔着窗户看着兰纳城明媚的天空。

母爱固然伟大,可是也在不经意间,会对女孩子流露出厌恶的表情,这一切都深深刺伤了她!但是这个女孩却有着黄莺般的歌喉,异常聪明的头脑,然而常年被鄙视和嘲笑以及幽闭的环境,让她也拥有了比蛇蝎还恶毒的心肠!在那间幽暗潮湿,长满绿苔的屋子里,经常出现毒蛇、蜘蛛、蜈蚣、蟾蜍这样的毒虫。有的时候肚子饿了,她会象蛇一样在屋子里爬来爬去,抓这些毒虫吃。直到有一次,为了抓一只老鼠,她从墙洞里发现一本残旧的书。那本书上没有字,全是些稀奇古怪的图画,而聪慧的她竟然通过图画看懂了这本书的意义!

这是一本蛊书!

那张人皮风筝,轻轻飘到他的面前,落到他的手中,“嘤嘤”的哭着,空中的厉鬼竟然发出声幽幽的叹息。

“秀珠,我错了!”拓凯捧着人皮,喃喃低语道。

空中的厉鬼消失了,那张人皮从拓凯手里飘起,落在地上,变成赤裸的秀珠模样,乌黑的长发覆盖着秀挺的双峰,浑圆的臀部在月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白。

“现在知道错了还有用么?”人皮秀珠轻叹着,托起了拓凯的下巴,轻轻吻着他,“你还爱我么?”

拓凯浑身一震,痴迷的盯着人皮秀珠的身体:“爱!”

“哈哈!”秀珠的声音忽然变得凄厉,“爱?你有资格和我说爱么?既然爱,就变成我吧!”

话音刚落,人皮秀珠从前额开始裂开,又重新变成一张薄薄的人皮,覆盖在拓凯身上!

正在围着佳肴饕鬄的贺客们没有在意僧侣说什么,只是甩着腮帮子吃的满嘴油光。

僧侣的徒弟紧跟着师父出了门,走了很远才询问为什么,僧侣长叹一声:“你总是贪这口舌之欲,殊不知已经中了邪蛊!还要你跟随我多年,倒不像那些凡夫俗子,只为六欲而活。”

徒弟大惊,僧侣从怀中掏出一小节竹筒,拔开塞子,从里面爬出一条翠绿色的小蛇。僧侣突然捏住徒弟的嘴,把那条小蛇塞了进去!

徒弟连反应都没来得及,那条蛇已经顺着他的喉咙钻进了食道!过不多时,徒弟满面痛苦,翻滚在地上抽搐着,忍不住“哇”的呕吐出来!而他吐出的沾满粘液的东西,竟然不是刚才吃下的美味佳肴,而是一只只癞蛤蟆、蜘蛛、蜈蚣这样的虫子…

僧侣悲哀的看着远处的馋官府邸:“人皮换体,尸油制香水,再用蛊虫制饭,把所有人的心神迷惑,这种凶煞之草鬼术,已经许多年没有出现了,不知道她是怎么掌握的! 但是又不懂得祛除人皮和尸油里怨魂,不出一刻钟,必然会被厉鬼反噬。”

徒弟大惊,擦着嘴唇,刚想询问,看到地上的毒虫又忍不住呕吐起来。僧侣掐着手指算到:“已经晚了,厉鬼已经成形,凶煞之气再也拦不住了!”

徒弟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僧侣依旧不停地念着咒语。拓凯已经完全变成秀珠的样子,神色茫然的踩着尸体和血泊,从院中走出,路过僧侣身边时,双手合十:“谢谢大师!”

僧侣突然圆睁双目,厉声喝道:“这是劫数!我无力阻止,望以后好自为之!”

变成秀珠的拓凯消失在夜色中,僧侣向院子内走去,对徒弟说道:“随我清障去吧!”

一个时辰之后,曾经繁华的馋官官邸化作一汪大火,映红了半边夜空!在火光蔓延的边缘,师徒两个僧侣并肩向黑夜中走着。

“师父,我看见好像有个蛇一样的尸体。”

“嗯!”

“师父,这到底是什么邪术,竟然这么厉害!”

“不可知的东西不知为好,何须纠结。”

“哦。”徒弟再没有发问,只是假装收拾衣服,落后了师父几步远,把一本残破的沾着血迹的书卷成团塞到绑腿里面。

飞机轻轻一晃,我猛然惊醒,空中小姐正在用和蔼的声音说道:“各位乘客,飞机即将降落于泰国曼谷国际机场,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飞机下落时会对您造成短暂的不适感,请您保持轻松,深呼吸…”

我连忙记着安全带,这才发现身边坐着女孩的地方空空如也,我清晰地记得她去了洗手间,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我连忙按下了呼铃按钮,空中小姐走了过来,对我半鞠躬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我轻声问道:“请问刚才坐我旁边的那个女孩去哪里了?”

空中小姐疑惑的看着我,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先生,从上飞机的时候您身边就没有人啊!”

我心里一惊:“什么?怎么可能!”

坐在周遭的乘客听到了我和空中小姐的对话,像看见鬼看着我,从他们的眼中,我读出了“我身边确实没有人”的讯息。

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孩是谁?难道是鬼?她讲的这个传说是什么意思?我刚才真的遇见鬼了还是幻觉?

纷乱的思绪和莫明的恐惧不停撞击着我的脑神经,让大脑刺痛起来。空中小姐关切的问道:“先生你没事吧?有什么不舒服么?”

我连忙摆摆手,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做了个梦,现在还有些迷糊。”

“先生,在飞机上经常有乘客会出现精神错觉,常出现在恐高症和幽闭环境恐惧症患者群。您转移注意力,放松精神就好。”空中小姐的话让我踏实了不少。

“其实您身边这个座位本来是有位先生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登机呢。”空中小姐笑着说道,“我记得那位先生好像叫拓凯。听名字应该是个泰国人。”

拓凯!一阵彻骨的凉意从心里慢慢散发,冰冻了我的血液和身体。我扭动着脖子,发出“咯咯”的声响,望向身边那张空空如也的座椅,仿佛看见一道白色的鬼魂坐在那里,慢慢拨弄着手里枯黄色的人皮。

我越想越害怕,连忙把视线转移到窗外,飞机已经穿过云层,曼谷的高楼大厦就像多米诺骨牌似的罗列着,好像一推就能依次碰倒。

晴朗的天气,绿树成荫的曼谷,秀丽的景色让我轻松了许多,我甚至也相信自己刚才是因为恐高产生了错觉,也许只是一个梦,一个太真实的梦。

天空中忽然飘过一个东西,在舷窗前一闪而过,又被一阵风吹了回来。我仔细看去——

空中,飘着一张枯黄的人皮风筝…

第一章 养尸河

下了飞机,我还在为刚才那件奇怪的事情恍惚不已,因为一切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得让我一想起那个刑法都忍不住皮疼,再加上那个女孩莫名其妙地失踪,让我更是分不清现在到底是一场梦还是存在于真实世界中,脑子不自觉地恍惚起来,直到汇入了出飞机场的人群,我才回过神,索性使劲甩了甩头,努力不让自己再去想,就当做了个梦好了。

其实,我心里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场梦!

可是不当做梦,我又能把这件事当做什么?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的玻璃,里面映出我模糊的身影。在影子的后面,人们来来往往,摆出各种各样的表情,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我突然感到很独孤,好像天地间就只有我存在着,我是隐形的,他们看不见我。

这种感觉,来源于我的一个秘密。一个我不能对任何人说起的秘密!

我叹了口气,整理了背包,重新融入人群中,茫然地走着。

人皮风筝、秀珠、拓凯像是不愿散去的阴魂,不停地在我眼前转来转去,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

难道和我那个不能说的秘密有关?

车来了之后,我不免一笑,很先进的双层大巴,很多外国背包客都在坐,看到本地乘客都准备了棉衣,可见车上空调厉害,好在提供有毛毯。

坐下后我随意打量着车里面,也许是最后一班车,又是夜路的缘故,满车就十几个人。我好像觉得有什么脱离常识的地方,但是乍一想却又想不出来,索性不去想。

漂亮的服务员分发水和食品,车上放着一部尼古拉斯凯奇的《惊魂下一秒》,还给乘客准备热咖啡(死甜,糖放好多),大大超出我的想象。也许是头天晚上在机场睡多了,也许是咖啡的作用,我有些兴奋地睡不着。电影里尼古拉斯凯奇扮演的是一个有预知能力的魔术师,这个片子我在国内看过,结尾很经典。此时重看,倒也挺有味道,又体会出许多不同的感想。

不知不觉车已经驶出市区,进入了连绵不绝的山路。我略有些奇怪,在泰国旅游攻略上有详细的路线图,好像并没有什么山路的介绍。不过这些攻略只是参考,“条条大路通罗马”,去清迈肯定也不会只有一条路,这条路说不定是条近路。

我也就没有多在意,看着窗外黑暗中的山景。大巴车好像已经驶入山区的腹地,周围满是高大的亚热带植物,月光夹杂在繁茂的树影中,斑驳着影子在窗户上飞闪而过,树叶在夜风的拂动下“簌簌”乱动,像是一具具站立的尸体左摇右摆。挺拔的椰子树上挂着一坨坨椰子,从我的角度看去,倒像是挂满了人头的巨伞。

联想一展开,不由觉得浑身发冷,周围的乘客都已经进入梦乡,发出轻微的鼾声,我紧了紧毛毯,正准备强迫自己睡过去。忽然,大巴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巨大的惯性让我收势不住,脑袋撞到前座上,疼得很。

车上所有人都被惊醒,操着各国语言骂了起来。

我捂着脑袋,心里一阵愤怒,抬头看去,却发现服务员面露惊恐,双手合十低声念着什么。司机叼着烟一言不发,脸色煞白地盯着大巴正前方看着。

我坐在后排,看得有些不真切,依稀看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挡在车前。使劲揉了揉眼睛,差点把眼睛里面的美瞳揉掉了,站起身再仔细一看,我的汗毛竖了起来!

在惨白色的月光下,有两个人笔直地站在路中央,漠然地注视着我们。

大多数乘客都看到了那两个人,也许是环境气氛使然,有几个人发出了惊叫,车里嘈杂一片。我觉得喉咙火烧火燎得疼,再仔细看去,更强烈的恐惧袭来,我甚至听到了身体深处灵魂的惊叫。

那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雕刻的惟妙惟肖的木头人!如果真是两个活生生的人,或许我只会吓一跳,不会感到这么恐怖,但是在这层层大山的腹地,蜿蜒山路中,深夜遇到两个木头人,这种气氛换谁都会觉得恐怖!

是谁把它们放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我联想到泰国的种种诡异传说,心里阵阵发冷,手脚冰凉,难道在这里遇到了蛊咒之类的东西?

在这诡异的气氛中,车里安静下来,所有人剧烈地心跳直接就能听见,还有细弱蚁爬的祷告声。我观察着每一个人,心里灵光一闪,终于明白刚上车时脱离常识的感觉从哪里来了!

这辆大巴车上,除了司机和服务员是泰国人,其余的所有乘客,竟然都是外国人!虽然泰国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大国,但是这种满车外国人的几率,根本不可能出现。

其余的乘客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却坐不住了。来之前曾经看过一个泰国鬼故事,讲的是在泰国山区的小村落里面,世代都传承着一种邪蛊。这种蛊可以让村落里的人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死后尸体放入棺材却不掩埋,而是扔进全是各种蛇类的大坑里,每天都往里面灌入用活人生生熬炼出的尸油喂养毒蛇,任由毒蛇在尸体身上钻进爬出,直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把所有的毒蛇捕出,放到大翁里砸成肉酱,用这些肉酱填满尸体上被毒蛇撕咬钻啪出来的孔洞,再盖上棺盖,把棺材放入河里泡上九天捞出,打开棺盖时,尸体已经不见了,在一层层皮屑和碎肉里躺着一个新生的婴儿。

这个婴儿就是死去的人,由这种蛊术获得了新生,并保留着生前的全部记忆。

这部电影在国内各种视频网站是看不到的,我也是那天心血来潮“翻墙”出去偶尔点开看到的。由于场面实在太过血腥,又异常真实,让我做了好几天噩梦。而我之所以联想到这个电影,是因为炼制尸油的活人,都是由村落里的人伪装成司机,搭载外国不知情的旅客,下了迷蛊运回来的!

这一切竟然惊人的相似!

难道我们正处于这种情况下?我呼吸急促起来,仿佛电影里的一幕一幕就发生在我身上,我慌张地向窗外看去,还好除了那两个木人,再没有什么异常。

忽然我双眼一疼,空气中像是有两根针刺入眼睛,直接从后脑贯出的疼痛。我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视线模糊中,我看到疼痛的来源:那两个木人,竟然在看着我!

从木头人的眼睛中,竟然射出了碧绿色的光芒,在黑夜里划出一道笔直的光线,穿过车窗和乘客的身体,直接刺入我的眼睛!

“我叫杰克,加拿大人,来泰国学习。我很喜欢东方文化,所以对亚洲各国的语言都懂一点。”金发杰克用欧美人特有的热情自我介绍着。

出于礼貌,我回了句:“我叫南晓楼。”

“哈!好名字!”杰克一头金发在月光下耀眼的亮,眼中透着欣喜,“你父母一定很有文化。”

这句话重重揭开了我内心深处最痛的一道伤疤,我忘记了当前的处境,鼻子一酸,心里像长了无数坚硬的竹笋,扎得生疼:“我没见过我的父母。”

“对不起。”杰克这句礼貌的安慰并不能缓解我心里的疼痛。谁能体会一个孤儿从小到大遭受的白眼和开家长会时的失落呢?

那个被百分之九十学生诅咒的家长会,竟然是我最羡慕的一件事。

哪怕,被父母骂上几句…

也是,幸福的!

“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杰克也许是为了岔开话题。

我心里懒洋洋地,只是低低“唔”了一声,同时又有些奇怪杰克为什么会找我聊这个话题。想到在我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帮我挡住了木人眼中的绿光,难道这不是巧合?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他浅蓝色近乎发白的眼睛,瞳孔边缘没有什么异常,应该没有带美瞳之类的东西。

“在没有搞清楚状况前,最好不要下车。”杰克笑了笑,看上去知道我在寻找什么。

我越发觉得突然出现的杰克透着股说不出的神秘,以他一个年轻的外国人身份,似乎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而且他好像对我很了解…

“如果下了车呢?”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杰克面色一冷,脸上笼着一层森森的寒意:“会变成活尸。”

下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