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福利: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608066754”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红包加倍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

灵异监查社Ⅰ五四林 马伯庸

始之章 道士们的情人节

二十一世纪末的某一年,二月。

对于这座位于北半球亚热带,太平洋东海岸的大都市来说,今天的气温明显地不合季节。人类旺盛的热情充斥着整个城市,使人完全忘记了此刻还仍旧是气象学上的“冬季”。把平凡的一天赋予特殊的意义,并且借此大肆庆祝,从本质上来说节日也不过如此。节日所带来的喜庆与活力就洋溢于这都市的每一个角落,是的,每一个角落。

“这种把四月一日提前一个月零十四天的节日到底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呢!”

马鸣望着茶坊里挂着的红色心形花环和特大号“情人节快乐”的喷字,一手搅动着桌前的奶茶,自怨自艾地说道。

“葡萄可不一定是酸的哟,狐狸大人!”

马鸣对面的黑发青年漫不经心地回敬道。和衣着邋遢、表情懒散的马鸣不同,他是个衣着笔挺,脸孔英俊的年轻人,端着咖啡杯的姿势非常潇洒悠闲,不时吸引着身旁路过少女的倾慕目光和少女男友随之而来的醋酸视线。

此刻正是傍晚时分,位于闹市之中的这家茶坊里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是成对而来的情侣们。对于他们来说,情人节的遭遇和马鸣是完全不一样的。仿佛为了响应房间里富有节日气氛的装饰,屋子里祝福声和交谈声响成一片,不时还有拆开礼物的惊喜尖叫,挂满气球和小彩带的茶坊里一派充满幸福爱意的热闹景象。

“该抱怨的是我才对,为什么我要在今天和一个大男人喝茶呢?”

黑发男子继续义正言辞地质问道。马鸣冷哼一声,低下头去,继续捏住吸管戳着杯里的泡沫。

马鸣今年二十五岁,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这个人其貌不扬,学历不高、个子勉强达到一米七,目前失业中,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没有一个企业值得出卖我高贵的灵魂”。

马鸣对面坐着的年轻帅哥名字叫蒋若宁,和马鸣同龄,但看起来却比“老成”的马鸣年轻两岁以上,无论相貌、身高、气质还是家庭存款都不是穷人马鸣所能望其项背的。这两个人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交集,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他们的胸前都戴着一块圆形塑料小牌,背景是阴阳鱼,还镌刻着灵监社三个字母。

看得出他们是属于某一个简称为灵监社的社团。

此刻人群的狂欢已经接近顶峰,音响震得山响,马鸣皱着眉头拍掉落在头上的碎彩纸,把身子探到蒋若宁大声说道:“她差不多该回来了!”

蒋若宁抬腕看看手表,点点头,放下咖啡杯。

“再等等,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是对正常人来说的,那家伙无论如何都不该算作正常之列吧……”

“是啊,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的徒弟。”

两人之间短小的口舌之争被一阵急促的尖叫声打断了,叫声是从屋子外面传来的,穿过如此嘈杂的环境那声音听起来仍旧那么清晰尖锐。

“好象是颜卿!!”

蒋若宁和马鸣连忙起身,拨开人群,向门口跑去,途中蒋若宁还不忘把几枚硬币扔给女侍应生,马鸣暗地里撇撇嘴。

两人冲出红茶坊,大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马鸣环顾左右,在车辆来往的间隙,发现在马路对面的路灯下一名长发少女惊恐地向他们挥着手。

“可恶,难道失败了吗?”蒋若宁对马鸣有点紧张地说到,后者一言不发。两人不顾红绿灯,翻过护栏向对面跑去。马鸣从夹克衫的口袋取出几张两寸见方的黄色纸头,夹在手里,紧紧跟随在蒋若宁身后。

这种无视交通的举动引发了几起紧急刹车声和司机叱骂,两人头也不回,以令人咋舌的速度跳过街另一边的护栏,跑到少女身边。少女指指头顶,惊骇地说不出来话,形状极佳的嘴唇微微颤抖。

“……恶鬼?”

马鸣低声说道,同时手里迅疾地将黄纸甩出,本来很软的纸笔直地向路灯上方的夜空切割而去。在半途中那纸片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一样嘎然停止,然后就听到一阵低沉的哼叫,紧接着纸片化做碎屑飞散在了空中。

“……………………”

蒋若宁本来已经把手探到了怀里,一看如此情景,不禁一楞,整个人傻在了那里。

“啧啧!真是精彩!不愧是灵监社的师长级人物!”

掌声在马鸣和蒋若宁身后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刚才还是一脸惊慌的少女现在却换了一副恶作剧得逞似的表情,歪着头冲两人露出可爱的笑脸。

“…………怎么回事?你连这种程度的怨灵都对付不了吗?”蒋若宁虎着脸问到。

“下次我会尽量引来些强悍点的出场嘛。”

“笨蛋……重点不在这里,你为什么尖叫?”

“没有啊,我只是想看看老师们的实力而已呀。”

少女一脸无辜的表情。

“有没搞错啊,现在是你参加考试!你这么做灵监社委员会是不允许的。”马鸣有点恼火地说,口气也硬了起来,“我又没作弊,我只是尖声叫喊,这是我应付敌人的策略之一。倒是老师你们反而在考试期间,在我未求救之前就随便跑出来,这可是明显的作弊耶!”

蒋若宁和马鸣被少女一连串的强词夺理说的哑口无言,少女笑着拍拍他们两个的肩膀,从红色呢子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块和他们胸前佩带标志一样的牌子。

“别担心啦,呶,这是信物。刚才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嘛!”

蒋若宁接过牌子看了看,对马鸣点了点头,两人对视一下,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恭喜你,颜卿,你已经通过了这次考试,从今天起你就是灵监社的正式成员了。”

马鸣用一种纯事务性的口气对少女说道,蒋若宁把牌子交还给她。

“真的啊,太棒了!”

颜卿高兴地雀跃起来,她从背后的小背包里掏出两个包装好的粉红色小盒子,递给蒋若宁和马鸣,“给!情人节的礼物哦!刚才没拿出来是怕有贿赂老师的罪名。”

“这是你有生第一次收到巧克力吧!”蒋若宁拿着自己的,还不忘揶揄马鸣。

“我特意在盒子里包了很多幸运星呢!”颜卿看到马鸣只顾吞掉巧克力,笑着解释道。

蒋若宁刚要张嘴讥讽马鸣的模样,忽然背后被人拍了拍。转身一看一个戴着红袖标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站在身后。

“刚才我看见你们翻护栏过马路了!你们怎么不遵守交通法规?你看刚才那车堵的,出了事你们谁负责……”

一边唠叨着,老太太一边掏出一个小本子。

“每人罚款五元!”

“啊……幸运星似乎数量还不够耶……”颜卿吐了吐舌头,蒋若宁和马鸣乖乖地把钱掏出来递给老太太。蒋若宁一脸的无所谓,马鸣却心疼地不得了。

“唉,真是无妄之灾……”马鸣交涉未果,长叹一声。

“哎呀,不要埋怨了,今天是情人节,我们去酒吧里玩个痛快吧!”颜卿也不等他们两个表示,左边拉着马鸣,右手拽着蒋若宁,三个人朝着灯红酒绿的闹市区走去,这时刚刚是午夜的十二点整。

所谓的“灵监社”,就是“灵异事件监察行动社”的简称。这个组织最早是叫做“大通智化玄妙真阳门”,乃是源自东汉张陵五斗米教的一个分支。这个派别的宗旨是“守世镇孽”,专职就是驱魔,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驱魔道长。长久以来这个组织一直是在民间秘密地进行驱魔活动,基本不与全真、大道、太一、正一之类的大派发生联系,保密工夫做的绝佳。不仅南北朝时北天师道寇谦之、南天师道陆静修整理道藏时不知道,就连金元时候的刘德仁、箫抱珍、王重阳这样的一派宗师也没察觉到灵监社的存在。因此潜藏民间的灵监社千百年来未受侵染,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独色和传统,历史上关于他们的资料少之又少。

不管时局如何变动,人间始终有鬼怪的侵扰,当其它无数知名强大的组织社团逐渐消亡的时候,这个小组织却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从东汉一直延续到了二十世纪的今天,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大都市反而更加活跃起来。

这个组织的现任掌门是一个醉心现代文明,喜欢看日本卡通片的人,总认为对于“大通智化玄妙真阳门”这个名字赶不上时代的潮流。于是声言要与国际接轨,将名字换成了“灵异监理社”,英文简称为灵监社,并把组织内一系列名称和架构都更新成后现代的风格,甚至连阴阳鱼的会章都被加上了艺术体的灵监社三个字母。

此举虽遭到元老们的反对,但颇得组织内年轻人的欢迎,于是改革就这么进行了下来。据掌门人说,改过名字之后,成员们就会觉得自己是捍卫爱与和平、跟恶魔做斗争的伟大勇者,这对玩惯了RPG的新一代道士来说是鼓舞士气的良方。

“这个古老的组织注进了新的血液,终于焕发出年轻的活力,但问题是,究竟是哪种性质的活力呢?”一个老道士不无悲哀地在日记写到。“在我的身后,DDR的乐曲响起,年轻的道士们今年正在以蹦迪PARTY的形式来进行祭祀开派宗师的祭典……………………”

总之,现代的灵监社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以“守世镇孽”为己任的正经组织。

没创意的灵异事件

郑飞现在最痛恨两件事:手电筒和明天的补考。

说来说去都该怪那个该死的林中华,非说什么早起头脑清醒,复习效果好,硬拖着他一大早就爬起来跑到大学西北角的五四林里K书。郑飞昨天晚上玩游戏玩到很晚,一大早根本就没睡醒,他陪着林中华呆了十多分钟,就困的不行了,死活要回家睡个回笼觉,走的时候迷迷糊糊居然把专业课笔记忘在树林里。

到了晚上,翻遍了整个租房和教室都找不到笔记的郑飞才想起来这码事。明天专业考试,若是没有笔记,就别想及格了,郑飞没奈何,只能穿上大衣拿上手电直奔五四林而去,那时候正是十一点多。

祸不单行,才走到一半,手电筒居然坏了,郑飞只好一边骂人一边摸黑走进树林,低着头到处找自己的专业笔记。位于大学西北角的这片树林很偏僻,平时都没什么人来,这会夜间十一点多,树林里一片阴森的死寂,周围都是树木巨大的黑影。没有手电,郑飞看不清楚四周环境,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只能听见自己踩着树叶的声音。

忽然郑飞感觉脚下踩到什么,他俯下身子,发现正是自己丢的那本笔记。他如获至宝,连忙拣起来扑干净土,揣到怀里就往外走。突然,他听见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那声音很轻,象是树枝摇动的声音。

福利: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646015214”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红包加倍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 下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