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垒生照片图片

燕垒生

10 部作品

燕垒生(1970-),原名张健,杭州临平人。作品多为奇幻、武侠和科幻,其人最喜古体诗词,文字平实而具有震撼力。目前最著名的是长篇小说《天行健》,包括第一部《烈火之城》、第二部《天诛》、第三部《创世纪》和数篇外传,以主人公楚休红的视角记叙了在架空历史背景下一个帝国的覆灭过程,表现了人性的复杂,表达了对现实的无奈。现已连载完毕。主要作品:《天行健》,无心系列(伏魔录、辟邪录、斩鬼录、搜神录),“雁高翔”系列,“贞观幽明录”系列。“民国武侠”系列,另有科幻小说《忘川水》《天雷无妄》等等。燕大叔才华天纵,博学多才,医卜星相,诸子百家、奇门五行、释道儒法……无一不晓,无一不精。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gw/8987/

雾中回忆

作者:凯特·莫顿 | 完本

《雾中回忆》是澳大利亚女作家凯特·莫顿的代表作。 小说讲的是,一位百岁老人回首往事,回忆起自己年轻时曾在自己最爱人的命运中成为一个不知情的破坏者。但到了一定的年纪,曾经让人耿耿于怀的事,会变成一种安慰。 小说被评选为澳大利亚“年度最佳小说”。1924年,里弗顿庄园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社交晚宴。觥筹交错之际,诗人罗比徘徊在黑黢黢的湖边。突然,一声枪响。人们都以为诗人的自杀是一个感伤浪漫的故事,但真相只有女仆格蕾丝知道。 1999年,一位电影制片人正在拍摄一部关于诗人罗比的电影,她邀请现年98岁的考古学家格蕾丝重返里弗顿庄园评估细节。年迈的格蕾丝再也抵挡不住记忆的洪流和秘密的啮噬。过去,开始复活了。 简介 这是一个悬念重重的谋杀案 也是一个唤起过去回忆的家族史 在爱与责任的张力之下,人们能走多远? 1924年,里弗顿庄园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社交晚宴。觥筹交错之际,诗人罗比徘徊在黑黢黢的湖边。 突然,一声枪响。人们都以为诗人的自杀是一个感伤浪漫的故事,但真相只有女仆格蕾丝知道。 1999年,一位电影制片人正在拍摄一部关于诗人罗比的电影,她邀请现年98岁的考古学家格蕾丝重返里弗顿庄园评估细节。 年迈的格蕾丝再也抵挡不住记忆的洪流和秘密的啮噬。过去,开始复活了。 在这个美丽哀伤,令人难以忘却的故事中,你退回到了过去一个时刻,尝到那种令人心痛和为爱疯狂的感觉。

/yq/8859/

楼兰

作者:凝欣 | 完本

谁是谁的慰籍,谁是谁的温暖 暗夜之海的相逢…… 楼风离家时候18岁,楼兰8岁,现在一个28,一个18…楼风斜挑起眉定定看了楼兰一会,不用问就确定没有找错人。楼兰亦不问,第一眼望见楼风时,彷佛是千回百转的心中蓦然被一道闪电击中照亮,就如方才她在八千米的高空中望见翻滚的云层里泄出的耀眼电光,她有些激动,然而随即却生出怯意来。楼风神色淡漠,只是伸手接过她的行李,简短的说:“外面雨很大,我去把车开过来。你到门口去等。”一个利落的转身就把她甩在后面。楼兰快步跟上,有些讪讪:“飞机连着降落了三次才下来,今天天气真不好。” 楼风充耳不闻,并不回答她,楼兰那一声“哥哥”在嘴里绕半天还是咽了回去。   出口处的冷风挟着细密的雨丝扑面而来,楼兰虽然退了几步,已经裙摆全湿,坐上车被冷气一吹,忍不住打几个喷嚏,楼风皱起眉,还是关了空调。十年未见,几乎是纵使相逢亦不识,楼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双手拢膝,透过后视镜偷看楼风。她对他的所有印象,只有模糊的那一夜,他当初的样子已经忘记,记住的是他的愤怒屈辱与决绝,父母从来不谈起他,他也像是人间蒸发,没有一点一滴的消息传回来,楼兰不清楚这一次父母是怎么联系到他,更不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大学生活有序而平淡,时光如流水般从指缝里一泻无踪,楼兰没有给楼风打过电话,他自然也没有给她打过,楼兰是后来才想起来,楼风根本就没有问她的宿舍号码和手机号码,她把他的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里,偶尔调出来看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倒是同宿舍的女生,五个里有三个问起过楼风,楼兰只淡淡一撇嘴,“我和他关系不好。”一下绝了春心初开的女孩子们的念想。十八岁的男女,到了大学里彷佛拿到恋爱许可证,他也不看她一眼,楼风对她冷淡疏离是在意料之中的,她也不敢想怎么麻烦他,十年,足以叫亲人变成陌生人,她心底幽幽侧叹,他是她盼望了十年的哥哥,然而亦不过如此。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