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石照片图片

碎石

4 部作品

碎石,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曾于电脑报供职,所炒作DIY理念至今风靡中国。现为自由撰稿人。主要作品:《你死,我活》2002年在网络连载,引起热追,被誉为网络武侠开山作品之一,旋被台湾鲜网看中,出版后迅速占据畅销榜前列。 智慧与情感——碎石《逝鸿传》序 韩云波说到这里,萧宁若无其事地曲指在墙壁上“咚咚”敲了两下,指着挂在墙上的一幅画笑道:“这么小一个酒楼,居然也有谢柳之的画,倒也不容易。传闻谢柳之曾在洛阳附近隐居三年,看来是真的了…恩…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其中一人忙道:“萧公子说到江湖中一件陈年旧事…” 石付正要上楼,忽见阿清一手捂头,急步下来,刚要问话,阿清低声道:“走。”石付忙丢了两块银子给掌柜的,两人匆匆走出酒楼,转进一条小巷。石付道:“怎么了?” 阿清放开手,脸色略有些白,道:“姓萧的在楼上…好强的功力!” 说到《逝鸿传》,可谓缘分已深,伴随着我与碎石交往的始终。 2005年底,碎石的《逝鸿传说》在《今古传奇·武侠版》10月月末版刊出。不过,由于杂志篇幅的限制,当时只刊出了13万字,情节相当于现在的前25章,而且是删节版。我有幸读到了碎石当时已经完成的前25章全文版,为其惊才绝艳所叹服。循着“今古”的线索,我才惊奇地发现,我与碎石的空间距离,只有区区两千米之遥。 那一年,我为《逝鸿》做了两件事。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9450/

零陵飘香

作者:灯火阑珊 | 完本

“入宫当皇后”叶薰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这句爆炸性的关键语。 一觉醒来穿越成名门闺秀,皇后候补,这简直是言情女主最美满的起步点。眼看叶薰未来的锦绣人生就展开,可转眼之间美梦破灭。叶薰满门尽遭屠戮,被迫落拓江湖。前无出路,后有追杀,机缘巧合之下,叶薰意外到了仇人家里当丫环。 从宫廷到江湖,从江湖重归宫廷;从皇后到丫环,从丫环回宫廷,且看叶薰充满波折的穿越人生。一封文昭,两份痴心,三方布局,四面埋伏。后宫风云再起,皇后落拓江湖,引发百万读者的“严重内伤”的起点口碑之作,灯火阑珊继《九重凤阙》后再创后宫巅峰。 后宫系第一王牌写手灯火阑珊最新力作!最令你心跳加快的宫廷权术之争,从抗拒到不可抗拒的禁忌之爱…… 叶薰:薰草又叫零陵香,它的香味充满了回忆的味道,闻起来就好像置身于艳阳天下的田野。 萧若宸:权力、地位,我以为我拥有了很多。可是在那个晨昏交错的一瞬,我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始至终我所渴望的,不过是那双温暖的手可以抱紧我,永远不放开。 沈归曦:爱她,所以守护她,让她去做想做的事;爱她,所以陪伴她,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只是因为爱她,所以我相信,冰雪过后,终有东风万里,人与花心各自香。恭敬地肃立在堂前,叶薰抬头看了一眼自己摊上的这位便宜老爹。如今这位大周的国丈爷,权倾朝野的当朝重臣睿国公萧仁年纪大约五十几许,长须飘飘,倒是真有几分电视上面经常见到的儒生气度。配合着含威不露的眼神和肃正傲然的神情,一看就是那种极度傲慢正统的人。 “如今病可好了?”打量了叶薰半响,他方沉声问道。 “回爹爹的话,已经痊愈无碍了。”叶薰轻声回答,又躬身行礼道,“让爹爹担心,是女儿不孝了。”自己至少还有一段时间要留在这位萧国丈府里混吃混喝,当然不能得罪顶头上司。

/yq/9361/

独家记忆

作者:木浮生 | 完本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他的一颦一笑、一字一句都是那么的特别。 他当过你的老师。 他曾经是你的偶像。 他也被同行敬仰过。 可是有一天,他的身份仅仅是 your man。 A大英语系的大三女生薛桐一次考试作弊未遂,被“可爱的”青年教师慕承和抓到,从此两人结下“不解之缘”。先是慕老师来做俄语选修课的代课老师,薛桐被叫去补课,令她恨意又增。然而慢慢发现慕老师是一个非常有魅力有内涵的老师……此后,薛同学一直在慢慢发展心中的暗恋,用一句古诗来说就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直到薛桐毕业,在工作和家庭经历一些故事学习长大,更多了解了彼此的过往将来,那朦胧遮蔽的暗恋情愫才得挑去,两人幸福地走到了一起。 本书作者以清新的笔触描绘了一份校园女生青涩的暗恋,年少时最明媚的时光,遇到一份暖暖的爱。在淡淡的叙述中,让人恍惚似重回校园一般,不禁回忆起藏在心底最初的爱恋与悸动,跟随轻松的故事情节,勾起恋恋不舍的情怀。这些年,很少有别人这么关心我。我妈只知道我在外面做家教,却没问过我难不难累不累,甚至今年过春节都是我一个人守岁。学院老师里陈廷也关心我,但是感觉却和慕承和不一样。他问我,生活有没有困难,兼职累不累。他不顾天寒地冻,深夜开车到警察局接我和白霖。他刚才对我说,冷得很,别冻着。 我将那条驼色的围巾在脖子上又绕了一圈。脸蛋垂下去,轻轻地摩挲了下绒面,很暖和很暖和,甚至还带着他方才残余下来的体温。那个松木的香味萦绕在鼻间,若有若无。 那辆银色的CR-V冲我按喇叭,我傻傻一乐,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地下被雪水打湿,我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吧嗒,就摔了个狗吃屎。 我自己呲牙咧嘴地爬起来,冲他憨笑。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