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图照片图片

简图

11 部作品

简图作品集包含简图最新小说作品以及简图已经完本的小说《她又软又绵又可口》、《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撩了禁欲系男神之后》、《大尾巴狼的小绵羊》、《婚过以后》等。余安安撇嘴,想说什么季节都不好,但是她写文章就是有起到这个效果,她回复:春夏,不至于饿死。 她并不希望大家进山,但抵不过文章的魔力,领安深处像是个谜一般的宝藏,引人向往。 下班时,许欢欢见她还盯着电脑看,过来叫她:“要看回家看,加班没人给你钱。” “你走吧,我回去也没事。” “你最近是怎么了,跟你家帅哥吵架了?天天跟丢了魂似的,一提小风你就脸色难看。” “没有。” “啧,难道是他抛弃你了?”许欢欢故意逗她。 余安安咬着唇瓣,深吸一口气,“走吧。” 退出论坛,关了电脑,拿上包,起身跟许欢欢一起下楼。 等电梯时,徐岩从后面走过来,两个人基本不怎么说话,说话也是以余安安攻击告终。 许欢欢心里不待见徐岩,但毕竟是领导,还是打招呼:“徐主编,下班了。” 徐岩点头:“今天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去。”那些心怀鬼胎之人心有戚戚般惶恐不安,低着头生怕被齐骁瞧出端倪,也怕一枪打在他们身上给桑杰赔命。 南絮站在玉恩不远处,看着往日那个笑逐颜开的女孩儿悲痛欲绝,她无能为力,这是金三角,法?是他们武装势力,一手遮天。 “玉恩。”玉恩哭晕过去,南絮惊呼一声,急忙上前接住玉恩倒下的身子,旁边有人过来搭手,帮忙把玉恩扶到里间的床上。齐骁听闻,解决完事急忙过来。 齐骁看了会玉恩,然后转向一边,目光盯着外面,挺拔的脊背尽是落寞悲凉。 南絮走到他身边,回来的路上他未置一言,他心里难受,却说不出口,她缓缓抬手,触上他的紧握的拳头,一双小手,慢慢将他满是伤痕的拳头包裹住。 “我知道你很难过,我懂你的无能为力,不能替桑杰报仇,我们有我们的事要做,还有玉恩,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这是对桑杰最好的回报。” 玉恩半个小时后醒过来,一个翻身便滚下床向外面冲去,齐骁伸手拽住她。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yq/8934/

赠我一世蜜糖

作者:十四郎 | 完本

赠我一世蜜糖出书版结局,赠我一世蜜糖番外。祝海雅三岁被收养,却被祝家父母作为与谭家联姻的筹码。海雅本就爱慕谭家独子谭书林,可谭书林对联姻非常不满,屡次口出恶言,彻底伤了她的心。大学时,她偶遇一个叫苏炜的神秘男孩,为了逃离被摆布的命运与他交往,却渐渐陷入恋情中不可自拔。不料,祝家剧变,父亲重病。在母亲的哀求下,海雅忍痛与苏炜分手,选择留学。五年后回国,她再也找不到苏炜的踪影....... 谭书林:“祝海雅,你不过是死命巴结我家,那一家无赖的养女!” 他是盛夏阳光里最绿最嫩的那片叶子,却纨绔张狂,撕碎她初恋岁月的所有美好。 可是后来他说:“海雅,我努力变得更好,如果没有两家欠债,你还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苏 炜:“海雅,我等你到20岁。20岁就嫁给我,不许逃跑,不许反悔。“ 他们是两颗流星的艳遇,不问彼此的过往,她向他索取宠爱与温柔,放纵困在壳中十九年的寂寞灵魂。 可是后来他说:“我不是好人,不是你心里想象的白马王子,如果你没发现,我会瞒你一辈子,但现在你发现了,我也不会为了你回头是岸。“这是一个煎熬翻腾的故事,十四的文笔能带你直接走入主角们的内心,让人敬服。祝海雅有着矛盾的一面,既渴望反抗,又因为孝顺的内心无法挣脱,两个男主角的性格也是多面的,苏炜亦正亦邪,谭书林看似纨绔任性,却在觉悟之后对海雅充满着真心。一个是再也得不到,一个是终归已失去,堪称虐文中的经典之作!一辈子的被爱,像祝福,也像诅咒。 赠我一世蜜糖,赠我一世砒霜。 唔,这文没有高干和腹黑,古代腹黑写够了,现代就算了。高干我不会写。 谨以此文,为我安心。下午五点半左右正是地铁的高峰期,海雅在拥挤的车厢里被挤得叫苦不迭,早知道她真应当听杨小莹的建议打个车,来N城上大学前就对地铁的拥挤有所耳闻了,偏这次还给她赶上高峰,待会儿到站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   不过好在下一站是中转站,车门一开,人群呼啦啦把她冲出去,一路再冲上自动扶梯,等她感觉双脚落地的时候,已经到了地铁附近的地下商业街。

/yq/8713/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作者:安知晓 | 完本

主要讲述了程安雅七年后带着天才儿子回归,与孩子他爸叶琛之间的腹黑毒舌的爱情故事。七年前,她潇洒地丢下100块,带着儿子落跑。七年后,她带着女性杀手的天才儿子回来,没想到被宝贝儿子卖进MBS国际。她的顶头上司竟然是七年前的……坏丫头,七年前你敢这么羞辱我,这次一定让你付出代价!“一亿,我买你一生!”那我多不划算,买一送一? 当腹黑遇上腹黑,外加一个腹黑儿子,拼的是段数级别,拼的是演技,那么,看谁能技高一筹。白夜坐到电脑前,帮他写报告,整理报告,忙了大半夜,最后存档关机,洗了澡,换上睡衣上床,轻轻地把他拥在怀里。 明天苏曼都是他的了,今天就暂时放过,那些报告可不能碍事,他乐滋滋地抱着苏曼,有他在身边,难眠的白夜总是很容易就有一夜好梦。 第二天早上,苏曼刚一醒就看见白夜亮晶晶的眼,那眸中闪着一团火,见他醒来就扑过来,吻住他唇,睡袍早就被他轻易拉开,双手不停地点火,直接伸到下面,抓住他的要害。 “一大早又发情。”苏曼脸颊微微浮起薄红,倒也没拒绝,伸手也扒了白夜身上的睡袍,也尽量取悦着眼前的爱人。 “我想你。”男人一大早就容易冲动,根本无需挑逗,空气便火辣辣地攀升,两人十指紧扣,那对白金戒指在晨光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亿万到这里真的彻底结束了哦,不会再写番外了。安雅和容颜暗忖,你们两高兴屁啊,从头到尾非墨都没他们一句,他们也没说一句,怎么成了他们的光彩了。而且比较窘的是,第二和第三局,叶非墨是听了他们的话打成和局的,第四局他开始觉得身后的智囊团不靠谱,卡卡表示的确不靠谱。 于是叶非墨决定单干,于是又糊了。许诺在罗马住了两天,第三天便启程去美国参加反恐会议,墨无双心想,她没见过反恐会议是什么样子的,想顺道过去看看,叶薇果断拍飞她的想法,墨无双只能郁闷地留在罗马。 许诺一走,叶薇就严肃地思考,真的不用告诉宁宁吗?

/yq/9462/

匣心记

作者:伍倩 | 完本

我们曾遇见成百上千个爱情,不幸的爱情,却只有一个 —— 求之不得: 十年苦读,一朝得中,却仍然不能天长地久地拥有一个人; 天下至尊,一呼百应,却始终换不回曾几何时的枕席情浓; 浪子回头,只为伊人,近到只差了一步,可是差一点就是差一点。 为了爱,你能放下什么,放不下什么? 放不下占有,他说:“没有任何人会像我一样,爱到需要杀死你!” 放不下执着,她说:“你们永远不能在一起,你可以选择,死别的是她还是你。” 然而—— 为了他,她放下了青楼里千金一笑,放下了贵族姬妾的情海翻波; 为了她,他放下了龙椅上九五之尊,放下乐权力家族的护身命门。 只因为—— 他们在彼此的脸上认出了宿命: “只要有你的地方,纵然是地狱,对我也是极乐。”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欢卖笑的花榜状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纵着阴谋阳谋的帝国主宰。一支带着血腥色的朱笔,拐弯抹角地辗转着,于命运的考卷上,把他们连到了一起。即使他在万人瞩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只是人群里的尘下尘。穿越万丈红尘,他们也要在灵魂里相拥:她放下青楼里的千金一笑,灰烬之中重燃一颗炽烈的心;他拆掉王府里的千尺城墙,筹谋一生的至尊之位拱手让出。天堑之隔,注定了血色丛生——朝堂政敌的绑架、痴情妃嫔的毒计、执念旧爱的罗网······阴谋里连着阴谋,爱情里偎依着仇恨。这是一场以生命为代价的赌注,也是一次次剥掉自尊廉耻的凌迟。然而,从相遇的那一刻起,爱情就成了他们共同的宿命。一个人同他的宿命,怎么可能分离?齐奢似有所思,未曾得语,忽闻“喵”一声,一只雪白的波斯猫不知从哪里钻出,一眼海蓝一眼碧绿,直直踅过来,竖起了尾巴来来回回在他小腿上擦蹭。青田忙嘘声去赶,猫儿转了个圈,竟“噌”地直接跳上了齐奢的膝面。青田又慌又惊,讪讪堆起笑,“这鬼东西自来不亲生面孔的,想是见了贵人了。它倒有眼力见儿,不像我,有眼不识泰山。” 齐奢笑了,翻开一手往上抬抬,“好了,事不过三,陪了三遭礼了,不必再提。起来吧。”他手掌长大,掌心布满了膙子与擦痕,一看就是弓与刀留下的印记。就用这只粗糙的手,他细致地、轻柔地擦过了腿上的白猫,“你的?” 首饰碰撞的淅沥声中,青田提裙起身,发窘地点点头。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