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照片图片

阿加莎.克里斯蒂

16 部作品

阿加莎·克里斯蒂 (英国女侦探小说家) 编辑 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1890年9月15日—1976年1月12日 [1] ),英国女侦探小说家、剧作家,三大推理文学宗师之一。 [2] 代表作品有《东方快车谋杀案》和《尼罗河谋杀案》等。 [3] 1890年,阿加莎·克里斯蒂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尔奎,原名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Agatha Mary Clarissa Miller)。阿加莎·克里斯蒂16岁时到巴黎学习声乐,但文学的爱好使她最终放弃了走歌唱家的道路。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她参加了英国和红十字志愿队,从事救护工作。1920年发表《斯泰尔斯庄园奇案》,该书第一次出现了侦探波洛这个人物形象。1930年,阿加莎在《牧师家的谋杀案》中起用新的侦探形象,来自英国乡村的女侦探玛普尔小姐。1947年,为庆祝英女王85岁生日,阿加莎创作三幕惊险剧《捕鼠器》,该剧在英国舞台连演几十年不衰,成为英国戏剧史上上演时间最长的一部作品。1956年,她荣获“不列颠帝国勋章”和埃克塞特大学名誉文学博士学位,1971年,她又荣获女爵士封号。她因创作侦探小说的成就,被吸收为英国皇家文学会的会员,后被英国女王授予”侦探女王”的桂冠。1975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写下她最后的一部小说《幕》。1976年1月12日,她在英国沃林福特去世,享年85岁。 [4] 据吉尼斯世界纪录统计,阿加莎·克里斯蒂是人类史上最畅销的著书作家。而将所有形式的著作算入,只有圣经与威廉·莎士比亚的著作的总销售量在她之上。其著作曾翻译成超过103种语言,总销突破20亿本。1890年9月15日,阿加莎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沉默端庄,善于倾听和观察,除了少女时代曾在法国巴黎学过一阵声乐,完全是自学成才。她从26岁开始写作到85岁去世,出版了68部长篇侦探小说,21部短篇或中篇小说选集,18个剧本,1部自传,2部诗集等,销量突破20亿本,只有《圣经》与莎士比亚的著作在她之上。阿加莎·克里斯蒂开创了侦探小说的“乡间别墅派”,即凶杀案发生在一个特定封闭的环境中,而凶手也是几个特定关系人之一。她始终以动机分析人性,为读者展现一个个特异怪诞的心理世界,深层揭示曲折摇曳的人性迷宫。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yq/5825/

长相思

作者:桐华 | 完本

《长相思》是作家桐华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长相思2:诉衷情。长相思3:思无涯。是《山经海纪》系列第二部,第一部为《曾许诺》。两部小说中背景及人物有贯通和串联,但是彼此又是独立的故事。《长相思》承接了上部作品《曾许诺》的故事背景,讲述蚩尤与西陵珩的女儿小夭和世代经商的涂山世家的公子涂山璟、神农义军将领相柳、自小分离的表哥颛顼几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谱就一曲荡气回肠的相思曲。相思是一杯有毒的美酒,入喉甘美,销魂蚀骨,直到入心入肺,便再也无药可解,毒发时撕心裂肺,只有心上人的笑容可解,陪伴可解,若是不得,便只余刻骨相思,至死不休。这一场清水镇的相遇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甚至改变了整个大荒的命运。只为贪图那一点温暖、一点陪伴,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散的死心塌地。小夭跟在颛顼身边,偷眼看颛顼,实在看不出颛顼在想什么,也看不出他的喜怒,小夭再次清醒地意识到,现在的颛顼是拥有大半个天下的黑帝。 山谷中有不少积雪,因为少有人过往,白皑皑的雪没有一丝痕迹,就如一幅雪白的绢帛,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留下点什么。桐华,女,青年作家,网络连载时用的笔名是张小三。生于陕西,毕业于北大。文坛新言情小说“四小天后”之一,被封为燃情天后,赞其文笔为“平淡入笔逐层深入戳人心痛,她的爱情会燃烧”。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是从小惯看的景色,向往着“小桥流水人家”,工作后索性跑到南方,领略一番巴蕉夜雨,薄暮昏冥。现定居美国。一直觉得人生不管是“大江东去,浪淘尽”,还是“杨柳岸,晓风残月”都该体会经历。 喜欢沉浸在各色文字世界中,从古龙到席娟,从《红楼梦》到《百年孤独》来者不拒小夭奔跑着逃离,一眨眼,从青丘逃到了清水镇,小夭跳进了河里,用力地划水,她游进了蓝色的大海,无边无际,自由畅快。可是,她真的好累!这忙忙天地,她究竟该去往何处?防风邶出现在海上,他坐在白色的海贝上,笑看着她,一头漆黑的头发飘拂在海风中,小夭朝他游过去,可突然之间,他的头发一点点变白,他变作了相柳,冷漠地看着她,白色的贝壳,白色的相柳,就如漂浮在海上的冰山。 黑发的他,白色的他,忽近忽远…小夭猛然转身,向着陆地游去,一边划水,一边泪如雨下… 小夭从梦中惊醒,枕畔有冰冷的湿意,一摸脸颊,才发现竟然真的是满脸泪水。。

/yq/8784/

婚后

作者:走南闯北 | 完本

走南闯北的小说婚后(强强)强强文,她是自小优越的豪门千金,冷漠自傲,跋扈飞扬;他是黑帮少东,商场上呼风唤雨,说一不二。当他们走到一起, 婚姻里,孩子,情感,小三,利益…看豪门悍女和黑帮少东的婚后故事。 “左正则!”周忆慈见他可以远离自己,心下瞬间就有股子无名之火,她走上前,隔着半公桌,那样冷冰冰地看着他,他也是那样看着她。 “有什么事就说吧!”他说话间已经摊开了桌边的一份文件,埋首于此,并没有再给她更多的关注。 “关于那天你说的话,我希望你能和你妈妈好好解释一下。我有自己的工作,我不希望因为一些无所谓的事情而影响我工作的情绪,从来也降低我工作的效率!” 左正则冷笑一声。自己的母亲对她做的那些她所谓影响她工作情绪和工作效率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没有耳闻,毕竟,她身边还有他派的二十四小时盯着的人。但他就是不说,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左正则知道,她是不会当面不给母亲面子的,甚至,她也不会私底下找妈妈来谈开这件事,她一直对自己的家人存了三分距离。而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来找他,好像他就有义务为她解决来自他那头家庭的一切事情,甚至在她眼里可能是麻烦。 “无所谓的事”左正则反问着,道:“周忆慈,那么在你眼里什么才是有所谓的事呢?”

/yq/9034/

凤鸣九霄-帝姬

作者:莲赋妩 | 完本

凤鸣九霄帝姬莲赋妩,帝姬:凤栖铜雀台,从小被收养在王府的长妤有着强烈的恋父情结,因生得聪明可爱而倍受权聿王的宠爱,就连王妃都被她排挤在外。王妃怀恨在心,与父亲设计逼迫权聿王将爱女交出,嫁入皇宫为太子妃。王妃如愿以偿,而长妤进宫却是另有目的,那就是为了找出自己的身世。进宫后,长妤凭借自己的机智得到了众人的喜爱,同时也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原来她是皇帝的女儿,她的母亲是当年深受皇宠的锦妃,因皇上出宫,被皇后设计至死。从此,长妤对皇后娘娘便萌生了恨意。可太子殿下却深爱着她。想到皇后是太子生母,长妤有些下不了手。与时同时七皇子也对她渐生情愫。七皇子是贵妃之子,他与贵妃野心勃勃,就在皇上病重之时,贵妃与七皇子被迁出京外意欲谋反,长妤暗中找到她们意欲谋反纂位的证据,在关键时刻上报给了皇上。计划告破,贵妃被关押天牢,七皇子有幸携妻逃走,流亡京外。身体赢弱的太子继位后不到一年便被人下毒至死,长妤顾全大局,只得暂时放下心中仇恨,与皇后联手另推权聿王为王。长妤被封帝姬,入太庙为皇上祈福三年。下部主要内容简介如下:外人眼中,今上无子,长妤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帝姬,尽管如此,她却生活得不快乐。独居太庙三年,让她的性格变十分冷漠,回宫后,她与权聿王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亲昵。皇后和朝臣进言早早替帝姬挑个驸马,都被皇上一语驳回。一时间,宫中谣言四起,乱伦传闻渐盛,邻国趁机攻打,边境不稳。长妤为平息朝堂,安邦定国,主动要求和亲,皇上忍痛答应。可他万万没想到,与她成亲之人正是之前流亡偷生的七皇子…寂静的宫廷内院,一道黑影慢慢从廊下走出,身上的披风拖拽到地,行动处,不留任何痕迹,风貌下,她的神色有些慌乱,手中还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西宫的角门处,有一辆马车等在那里。 宫女抱着孩子匆匆上了马车,将孩子交给黑暗中坐着的人。 “王爷,这是锦妃娘娘的孩子,求您……看在从前锦妃娘娘与王爷的情份上,救这孩子一命。” “锦妃呢?”低沉的男声缓缓响起,他的面容隐蔽在黑暗里,令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看到一双冰冷的黑眸,在黑暗中闪着幽冷的光。 宫女低下头啜泣,“皇后娘娘以赎乱宫闱为罪名赐下毒酒,娘娘买通了侍卫放出我跟公主,今晚……恐怕就是娘娘上路之时。”

/kb/9072/

雪人

作者:尤·奈斯博 | 完本

雪人,尤·奈斯博。初雪的夜晚,小男孩从噩梦中醒来,惊觉妈妈不见踪影,院子里凭空出现一个不知是谁堆起的雪人。他当圣诞礼物送给妈妈的粉色围巾,就围在雪人的脖子上,一排由黑色卵石组成的眼睛和嘴巴在月光下闪烁,雪人凝视着屋子,仿佛在微笑……一封署名“雪人”的匿名信,开启了警探哈利•霍勒对新近女性失踪案的调查,观察力敏锐、又略显神秘的女警卡翠娜也加入了调查小组。接连失踪的那些女人似乎有着奇怪的共同点。是什么隐秘的动机在驱使罪犯连续作案?以“雪人”为杀人记号的冷血犯人究竟是谁?总是徘徊在酒醉与清醒之间的哈利沉迷于扑朔迷离的案情,越来越无法自拔,几欲疯狂。就在他即将揭开“雪人”真面目的当口,前女友萝凯也被卷入这场致命的追缉。哈利必须牺牲自己,才能救回爱人…一九八〇年十一月五日 星期三 这天,天空开始飘雪。早上十一点,大片雪花从无色天际落下,入侵鲁默里克区的野地、庭院、花园、草地,犹如来自外层空间的白色大军。下午两点,利勒史托市出动扫雪机。下午两点半,莎拉·齐纳兰小心翼翼地驾驶她那辆丰田卡罗拉SR5,缓缓行驶在克罗路的独栋洋房之间。十一月的白雪铺在蜿蜒起伏的乡间道路上,宛如替马路盖上一层羽绒被。 莎拉觉得这些房子在白天看起来很不一样,以至于她差点开过头,错过了他家的车道。她踩下刹车,车子猛然刹住。她听见后座传来呻吟声,朝后视镜望去,看见儿子摆出一张臭脸。 “不会花太久时间的,宝贝。”莎拉说。 她看见车库前方的积雪之间露出一大块黑色柏油路面,心知那个位置停过一辆搬家卡车。她觉得喉头紧缩,只希望自己并未来得太迟。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